• 项目详情
  • 项目信息
  • 项目进展
  • 举报
  • 二十几年前的大学生,走到哪儿都是香饽饽,何况是西南政法大学这种高等学府。而程从伦却因为一个暂时看着美好的选择,放弃了法院的实习,毅然南下,在面对命运的考验时,这个47岁的男人只剩懊恼和后悔。


     1.png

     

    西政高材生,一个选择误终身

     

    程从伦今年47岁,家住江津区石门镇,作为家里的幺儿,自工作以来母亲就由他赡养,加上他西南政法大学毕业的学历,也为他镀上一层“金色”。“毕业后,我在法院实习了两年,但我还是感觉前途迷茫,那时候很多人都去深圳打工,赚了不少,我也就选择南下。”程从伦说,“赚钱后我回到江津,买了一辆客车跑运输,经济也还不错,我现在住的房子就是当时买的。之后客运不好做,我就去浙江开了七八年的货车,再辗转到了云南,那时候生活条件都还挺好。”

     

    就在这时,一场重病改变了程从伦的命运。“当时我突然得了脑出血,严重到休克,前前后后花了二十几万才把命捡回来。”程从伦说,“后来,我只能回到江津休养,一待就是5年,没有任何经济来源,2012年的时候,妻子看我没有赚钱能力,就离婚了,我们结婚10年也没有孩子。”

     

    说到这里,程从伦很是后悔:“现在看来,当时应该不去深圳,一直在法院干下去,也不至于现在没有任何经济来源,需要向社会求助。”


     2.png

    3.png

     

    再患重病,让他放下自尊奢求生存

     

    去年5月,程从伦检查出股骨头血管堵塞坏死,双腿不能站立,目前只能靠拐杖勉强支撑。“之前我以为是风湿,吃了两个月的药都不见好转,最后核磁共振才看到结果。”程从伦说。罪魁祸首就是脑出血,“医生说是治疗脑出血时吃了一些激素药,现在副作用来了。”

     

    当时生病,程从伦花了二十万,对普通家庭来说是巨额医疗费,他却不担心,“当时赚得到钱,没觉得有什么,反正身体好了我还是能继续赚钱。”结果命运一次次和他开玩笑,“身体好后,我在打零工的同时还做了些小生意,可由于我太重诚信,连续被骗二十多次,也正是在生意失败的节点,我查出这慢性病,这无疑是雪上加霜。”


     4.png

     

    程从伦想保守治疗,不换关节,多方打听后选择了成都的一家医院进行手术,术后一年了,他的双腿仍不见好转,“当时没选择更好的医院是因为没人照顾我,两次手术花掉了7万多却像是打了水漂。”程从伦说,这些钱不仅包括了他的全部积蓄,亲戚朋友也支持了不少。

     

    “我一生病,全家就断了收入,每个月540元的低保补助是我和妈妈的全部收入,术后实在是没钱吃药,在今年3月份我就停药了,本来我想把房子卖了治病,但这是我和妈妈最后的家。”程从伦说,“医生打电话来让我尽快恢复治疗,不然就只有等着瘫痪,可我不想下半辈子就孤独地躺在床上等死。如今手术费就只要两万,我都拿不出,向社会开口求助也真的难以启齿。可我毕竟是男人,要有责任和担当,除了承受这内心的折磨和煎熬,还要选择勇敢地面对,想想如何能重新站起来才是硬道理!”


  • 扶危济困

    2019-07-25 至 2099-01-01

    程从伦

    唐国利

    江津区石门镇

    扶危济困

    -

    -

    -

    暂无数据
爱心留言 (loading...)